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魔宫剧变

魔宫剧变

魔门某处分坛,众魔徒脸上皆露出极度惶恐之色。

  「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胆敢与魔门作对!」其中一人问道,浑身却在瑟瑟发抖。

  十丈外,有位手持长剑的男子缓步而行,朝着众魔徒不断靠近。男子的身上遍布血迹,他微闭着双眼,看不出任何悲喜,但身上却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杀气。

  此刻的男子犹如一尊来自修罗地狱的杀神,不到半个时辰,便已有百人成为其剑下亡魂。

  当距离众魔徒不足数丈之时,男子忽然睁开双眼,骤然间杀气暴涨,手中长剑嗡嗡作响,无形的剑意围绕着剑身缓缓盘旋。

  众人见状,只得强压住心头的恐惧,颤抖着身体,全神戒备,警惕着眼前的男子。

  「大家一起上,今日不是他死,便是我们亡。」其中一人挥舞着手中的长刀,大声喊道。

  「杀!!」

  众人闻言后,齐声呐喊,挥舞着手中刀剑,朝着男子冲杀而去。他们皆知此时此刻已然没有退路,只有除掉眼前的杀神,方能博得一线生机。

  与此同时,男子蓄势而动,身形疾闪,顿时便刮起一阵劲风,呼啸而过,冲入人群。

  剑光所过之处,血肉横飞,惨叫连连。片刻之后,被血液染红的地面上遍布着残肢断臂,如同人间炼狱,恐怖至极……

  三日后,盟主府密室中。

  「什么?你是说韩萧三日之间,灭掉了魔门六处分坛?」陆平面露惊讶之色,他心中十分不解,韩萧这是要干吗?莫不是疯了?还是被自己与沐然之事刺激到了?

  蓝姬微微点头道:「魔门损失惨重,恐将惊动魔主,况且无禅和尚多日未返回魔门总坛,他若是起了疑心,势必会对我们的计划不利。」陆平思虑许久后,沉声道:「嗯,看来我们的计划需要提前。宇文明从无禅的记忆中探知,煞罗至今仍未恢复肉身,实力不足全盛时期的三成,以我们三人合力,定将他除之。」

  「那我们何时动手?」

  蓝姬虽知魔主实力深不可测,此事不宜仓促鲁莽,然而一想起十五年前的血海深仇,心中竟有些许期待这一刻的来临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两日后,魔门总坛内殿。

  「启禀魔主,属下幸不辱命,终于带回了玄阴珠。」蓝姬恭敬地站在内殿密室外,取出一个紧致的小木盒。

  「哦?玄阴珠!哈哈哈……好,辛苦蓝祭司了。」密室的石门忽然打开,一团黑气飘逸而出,黑气凭空变换成不同的形态,随后渐渐凝聚成一个高大而模糊的黑色人影。

  蓝姬手中的小木盒缓缓升空,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控,朝着黑影方向凌空飞去。

  当小木盒打开之后,一颗冒着寒气的翠绿色玉珠破盒而出,瞬间便使整个内殿温度骤降,黑影人随即伸手握住了玄阴珠。

  「哈哈哈……玄阴珠,果然是玄阴珠。」

  黑影人似乎颇为激动,他迫不及待的便将玄阴珠一口吞噬,随后人影又逐渐变成一团黑气,与玄阴珠的白色寒气交织在一起。

  「玄阴珠的至阴至寒之气,在修复本座的元神,当年那贱人的一剑之威,足足重创了本座百年,待本座肉身恢复之时,便是寒月宫覆灭之日,到时定要让那贱人的徒子徒孙们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哈哈哈……」低沉的笑声回荡在内殿之中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「属下在此提前恭贺魔主,早日痊愈。」蓝姬当即附和道,嘴角却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诡黠笑意。

  半刻钟后,仍在吸取寒气的煞罗忽然发现了异样。

  「嗯?怎么回事?我的内力在消失。」

  那团漂浮在空中的黑气又恢复成模糊的人影状,然而白色的玄阴寒气却也随之消失殆尽。

  与此同时,凝聚黑影的那些黑气在渐渐溃散,似乎是由于力量不足所致。

  「蓝祭司,你竟敢背叛本座。」煞罗质问道。

  「哼!魔头,当年你灭我百花谷满门,又利用了我整整十五年,毁了我的一切,此等血海深仇不共戴天,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。」「呵呵……原来如此,你竟然恢复了记忆,我倒是小瞧于你……如此看来,无禅已被你所杀?」

  黑影虽仍在不断溃散,力量亦不断减弱,但煞罗却并无丝毫惧意。

  「没错,那和尚我早已送他去见了佛祖,如今你已是孤身一人,而刚才那颗『玄阴珠』正在化解你的内力。」

  「哈哈哈……蓝祭司,你以为凭这点小手段,便能杀掉本座吗?」煞罗不以为意的笑道。

  「不试试又如何知道!」话音刚落,蓝姬便运起内力,率先出手。

  只见蓝姬的周身瞬间飘起无数的花瓣与绿叶,环绕在空中盘旋飞舞,『幻叶飞花』乃是百花谷的至高武学,以速度见长,被攻击者避无可避。

  蓝姬玉臂一挥,数之不尽的花叶顿时化作利刃飞刀,如同骤雨一般齐齐射向黑影。

  然而,当距离黑影不足一尺之时,所有的花叶皆止步于黑影身前,再难寸进分毫。

  瞬息之后,花叶的攻势骤然出现异变,一股强劲的力量将花叶反弹,改变了攻势的方向,朝着蓝姬疾射而去,这股力量比之方才还要强盛几分,以蓝姬的实力恐难以抵御。

  就在这时,有两道巨大的掌印出现在蓝姬身前,挡住了花叶反击的攻势。当两股力量碰撞的瞬间,产生了滔天的气浪,将蓝姬与黑影以及刚刚现身的陆平一同振退。

  当黑影仍未止住退势之际,却有数道凌厉的剑光闪现,紧随着剑光之后,一个美丽的身影飘然而至。

  前两道剑光被黑影匆忙的抵御住,而第三道剑光却正中黑影的胸口,黑影随即发出一声低沉的痛吟,似乎伤到了要害,紧接着第四道、第五道剑光接踵而至……

  由于内力不断下降,匆忙之下,黑影已是疲于应付,很快便抵御不住这连绵不绝的剑气侵袭。

  陆平见黑影节节败退,他心中大喜,却也不敢懈怠,当即再轰出数掌,配合着沐然的剑势,一鼓作气,彻底将黑影击溃,直至完全溃散……没想到这次的行动会如此顺利,连寒月宫第一代宫主都没能消灭的魔主,竟被他们三人联手击杀。

  「雪儿,你怎么样?」陆平当即靠近沐然,关切地问道。

  为了使两人的关系愈加亲密,陆平自两日前便不再称呼沐然姑娘,而是直唤她雪儿。沐然初时亦是有些不适,每一次听到陆平唤她雪儿之时,都会情不自禁的念起韩萧,心头的刺痛感犹在,但沐然也并未抗拒陆平对她的称呼,两日下来,如今已是逐渐有些适应了。

  「我没事。」沐然露出一丝柔和的微笑,令人如沐春风。

  三人的脸上皆是流露出喜悦之色,对于蓝姬与沐然而言,惨遭灭门的血海深仇此刻终于得报,对于陆平而言,这世间从此再也无人能威胁到他,他将冠绝群雄、天下独尊,受世人敬仰。

  「嚯嚯嚯……你们这些蝼蚁,竟敢暗算本座,毁了本座的化身,决不可饶恕,本座今日要吸干你们的内力,炼化你们的肉身,让你们受尽折磨而死,哈哈哈……」

  就在三人沉浸在喜悦之中时,密室内忽然传出阵阵浑厚的笑声,这些笑声中蕴含着侵扰心神的魔功,令陆平、沐然、蓝姬三人一阵头晕目眩。

  蓝姬实力稍弱,嘴角已然溢出一丝鲜血,险些便栽倒在地。而沐然在疏于防备之下,亦是有些难以站稳,美丽的俏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。只有陆平的实力最强,他的六阳体丹田异常庞大,以强劲的内力,抵御住了笑声的侵袭。

  陆平双掌一抬,撑起一道红色的真气屏障,将沐然与蓝姬一同护在屏障内,魔音终于被阻隔在屏障外,三人顿觉轻松了许多。

  「雪儿,你没事吧?」

  陆平一边运起庞大的内力,维持着真气屏障,同时满含关切的眼神看向沐然。

  「我没事……陆公子,小心!!」

  沐然正要回应陆平之时,却见密室中飞射出一刻漆黑的珠子,朝着三人的方向攻袭而来。

  那颗黑色的魔珠,以极快的速度飞袭过来,陆平急忙将内力运行到极致,在第一道真气屏障外,又撑起一道屏障。

  然而,当魔珠撞击到屏障时,第一道真气屏障瞬间被击溃,陆平脸色骤然苍白。

  魔珠击溃第一道屏障后,紧接着又撞上第二道屏障,这一次总算没有被瞬间击溃。

  魔珠停留在真气屏障外,剧烈地颤动着,随后快速地旋转起来,产生了大量的黑气,这些黑气又尽数被魔珠吸收,魔珠的颜色变的愈加黑暗,其中蕴含的力量骤然暴涨。

  随着魔珠的力量不断增强,真气屏障出现了裂痕,陆平渐渐有些支撑不住,双掌剧烈颤抖着,脸色愈发苍白。

  沐然见状,心中暗暗着急,她赶紧将双手抵于陆平背后,运起寒月决的内力,源源不断的将真气输送至陆平体内,欲助陆平一臂之力。

  与此同时,蓝姬也强行压制住内伤,将自己的真气传输至陆平的体内。

  得到沐然与蓝姬的内力相助后,陆平的内力骤然暴涨,总算维持住了这最后一道真气屏障,守住了魔珠的攻袭。

  「哈哈哈……三个娃娃实力不弱,竟能抵御住本座的本命魔珠,倒是令本座刮目相看……这样也好,你们浑厚的内力对本座而言,是绝佳的灵丹妙药,等吸取了你们的内力后,本座的伤势或许可以再恢复两成,哈哈哈……」话音刚落,魔珠中再次飘出大量的黑气,在空中凝聚成一个巨大的黑色人影。

  黑影双掌一合,于掌心之间生出一把漆黑的魔刀,足有百米之巨,刀身不断盘旋着黑气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刀吟雷啸之声,犹如灭世魔刀,只观其气势,便足以令人丧胆。

  沐然三人看着头顶上方不断在凝实壮大的巨形魔刀,皆是暗暗心惊,一时之间却又无计可施。

  几息之后,黑色魔刀已然完全凝聚成实,黑影双臂一沉,自虚空之上的巨形魔刀骤然劈砍而下,伴随着狂风呼啸、电闪雷鸣。

  虽是刀身巨大,但劈砍的速度却是极快,只在眨眼之间,巨大的刀刃便劈在了屏障上。

  当巨形魔刀劈砍至屏障上时,发出一声巨响,顿时便地动山摇,滔天的气浪将宏大的内殿振塌掉大半。

  「噗……」

  沐然、陆平与蓝姬三人同时吐出一口鲜血,真气屏障此刻已是遍布裂痕,随时都可能破碎溃散。

  然而,那把巨型魔刀在一击结束之后,并未停止攻势,很快刀起刀落再一次劈砍而下。

  看着头顶上方黑压压的巨形刀影急速下落,三人皆知此次再难抵御,只得各自咬紧牙关,将浑身的真气突破到极致,不惜耗尽丹田内力,极尽加固屏障的防御。

  魔刀落下之后,又是一声巨响,整个魔门内殿已被狂暴肆虐的气浪彻底振塌,残墙断壁触目惊心,而那一道由真气凝结而成的屏障,此刻终是抵御不住,被魔刀劈砍至支离破碎,完全溃散。

  三人又是吐出大口的鲜血,蓝姬直接昏倒在地,不省人事。沐然则是无比虚弱的瘫坐于地上,脸色苍白的喘息着。只有陆平仍是站立在两人的身前,但亦是浑身颤抖,身形摇摇晃晃,随时可能倒下。

  此刻的陆平双手朝上,结成两个巨大的掌印,双掌紧紧地夹住落下的魔刀,吃力的往上支撑着,以免魔刀再落下来。

  「嘿嘿……小家伙,竟能独自挡住本座的魔刀……嗯?你体内有无禅的内力,他的内力被你吸取了?」煞罗的言语中似乎带有一丝怒意。

  无禅和尚自从被煞罗控制了心智后,这些年一直伴随在煞罗身旁,每隔一年半载,煞罗便会吸取无禅和尚大量的内力,而无禅的任务就是不断的恢复提升自身内力,而后再源源不断地将自身的内力提供给煞罗吸取,助煞罗加快恢复伤势。

  如今得知无禅的一身修为竟被他人吸取,不禁有些恼怒。

  「如此也好,既然你吸取了无禅的内力,那本座便从你身上再吸取回来。」陆平听闻后,心下暗暗着急,他深知自己的实力比之煞罗仍是相差甚远。眼下自己耗尽内力才堪堪挡住这一击魔刀,已是极为勉强,若是煞罗再次发力,自己再难抵御,必然遭受重创,当一身的内力被煞罗吸取后,自己也将必死无疑。

  此时此刻,陆平不禁极为后悔这次仓促的灭魔行动,他低估了魔主煞罗的实力,他不想命绝于此,他还要独霸天下,享尽这世间的一切名利与权势,他还没有彻底得到沐然,可是这一切只有活着才有可能,若是死了那一切便都结束了。

  就在陆平心中犹豫着是否要向煞罗求饶,煞罗又能否饶过他之时。

  魔刀再一次刀起刀落,恐怖的刀势扑面而来,无穷的压迫感,令他难以喘息。

  陆平已然没有机会开口求饶了,眼下唯一的办法,便是耗尽丹田中仅剩的内力,躲开这一击,然后快速逃离此地。

  但他若是独自逃离,沐然与蓝姬必然将亡于魔刀之下,一想起沐然那妙曼的身姿,倾城的容颜,心中虽是极为不舍,可眼下却顾不得这些了,美人虽好,但也得有命享用,当即便决定躲开魔刀,舍弃沐然与蓝姬,独自逃离此地。

  「陆公子,沐然来助你!」

  就在陆平准备躲开之际,只见一道剑光自他身后急速掠过,朝着黑影疾袭而去,长剑之上青光大盛,数道青流之气缠绕于剑身,不断助长着剑势的提升。

  沐然撑着虚弱的身体,耗尽最后一丝真气,将寒月诀运转到极致。

  由于煞罗此刻疏于防备,未能料到已受重创的沐然还能发出致命一击,黑影瞬间被长剑击中,顿时身形溃散,化作一团黑气,而那把巨形魔刀亦随之消散,压迫感骤然消失。

  陆平见状,心下大喜,转身便抱起沐然,便要逃离此地,至于蓝姬,他已照顾不上,能救下沐然已属万幸。

  「嚯嚯嚯!!!想逃?没那么容易,本座要吸干你们的内力!」那团黑气又重新凝聚成黑色的人影。

  压迫感扑面而来,陆平感到寸步难行。

  煞罗并未立刻吸取他们的内力,而是兴奋道:「小姑娘,你修炼的可是寒月玄功?本座还感应到一丝玄阴珠的气息,莫非你便是那贱人的命定之人?若真如此,那可真是太巧了,哈哈哈……」

  狂暴的笑声如潮水般自四面八方汹涌而来,陆平与沐然二人顿觉头晕目眩,片刻之后,两人一同瘫倒在地,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。

  与此同时,两人发现体内的真元在不断流失,煞罗开始吸取他们的内力了。

  『看来我陆平当真要命绝与此了,真是不甘心呐!』陆平绝望的在心中呐喊着。

  「陆公子,对不起……是沐然连累了你……若是你我二人,此次大难不死……沐然愿与陆公子……永结白首。」看着身旁的陆平,沐然满含歉意的轻声说道。

  沐然以为陆平此番会涉险来对付魔主,多半是因为她的缘故,为了助她报天凌山庄灭门之仇,才导致如今一同身陷于绝境,她因此深感愧疚。

  沐然也明白,今日定然在劫难逃,此刻说出这番话,一方面是为了表露自己对陆平的情意,同时亦是为了满足陆平一直以来的心愿。只是沐然却不知,陆平更想要的是,在床榻上通过肉体交融的方式去达成这个心愿……陆平听了沐然所言后,却并无应答,只是惨然一笑,心中不禁暗道: 「老子命都要没了,还谈什么永结白首。』随即转念又想到: 「若真大难不死,老子非肏你个三天三夜才够本,定将你调教成最淫荡的仙子……』「哈哈哈……好纯净的玄阴寒气,小姑娘,玄阴珠果然在你身上。」煞罗看着瘫倒在地上难以动弹的沐然,欣喜若狂的笑道。

  待吸干了沐然含有玄阴寒气的内力,煞罗的元神伤势便可痊愈,届时重塑了肉身,便能恢复百年前的实力。

  百年前的煞罗,即将达到超凡入魔之境,只差一步便可突破凡躯成为真正的天魔,可惜当他修为圆满,正值突破之际,偏偏被寒月宫的第一代宫主一剑重创,若非他在破镜之时,已修得元神之力,不惜舍弃了肉身,方才躲过那致命一剑……

  就在沐然与陆平绝望之时,于远处的虚空中,忽然出现一道耀眼的白光,以极为惊人的速度,朝着魔门内殿上空疾飞而来。

  还未待白光靠近,内殿之上的万里晴空忽然风云骤变,原本飘散在天空各处的白云,此刻正一同朝着内殿上空聚集,连绵的白云结成云群,在狂风气浪的呼啸中,不断于空中飞舞盘旋,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白色漩涡。

  当那道白光没入云群后,自云群凝聚而成的漩涡中,惊现出一柄千丈之巨的白色云剑,朝着内殿方向俯冲而下,气势如虹。

  煞罗见天上如此巨变,感受到浩然磅礴的圣洁之气逼迫而来,知道有高人出现,心惊之余不敢有丝毫懈怠,当即停止了吸取沐然三人的内力。

  大量的黑气冲出内殿,于内殿上空结成六道防御屏障,煞罗手中的魔刀重新显现,全力戒备着强敌的到来。

  「师父,是师父……陆公子,我们有救了。」沐然感应到了冷凝月的气息,随即看着陆平,喜极而泣。

  陆平自然也觉察到内殿上空的异变,而煞罗突然停止吸取他们的内力,转而一副全神戒备的样子,他已然猜到有极其强悍的高人出现,只是不知是何方高人,竟能够令堂堂魔门的魔主显出如此紧张之态。

  此刻听闻沐然所言,终于了然,然而心中却也无比震撼,他虽知寒月宫的宫主乃是绝世高人,但一直以为只是比沐然强上几分罢了,自己在吸取了无禅和尚的内力后,应当不弱于她了,如今看来,他与寒月宫宫主的实力仍是天地之差。

  「雪儿,令师尊可能胜过这魔头?」

  虽是震惊于冷凝月的绝强实力,但陆平心中仍是有些隐忧,万一连沐然的师父都无法胜过这魔头,那岂非又是空欢喜一场?

  「师父她修为通天,实力远超于我,沐然相信师父。」沐然沉思片刻后,目光坚定的说道。

  其实沐然亦不知冷凝月真正的实力到底有多强,又能否胜过魔头。只是从小到大,冷凝月在她的心中,一直便是无所不能的高大形象,故而她绝不相信师父会不敌于魔头。

  就在陆平与沐然议论之际,天空之上的千丈云剑一连击溃了三道黑气屏障,万里晴空骤然出现电闪雷鸣,震天动地、响彻苍穹,无边的气浪成排山倒海之势,向四周汹涌扩散……

  煞罗承受到巨大的压迫力,飘浮在虚空中的黑影连连下坠,他未料到,天上那人的实力竟如此之强,只此一击便破掉他三道防御屏障。

  沐然与陆平见方才一击之间,煞罗便落入下风,皆是心中大喜。

  几息之后,又是一道黑气屏障被千丈云剑攻破,若非煞罗只是元神之态,怕是要吐出几口老血来压压惊。

  此刻不禁在心中暗骂『到底是哪个老变态,实力如此恐怖。』感受到敌强我弱,煞罗一声呼喝,那颗黑色魔珠立刻飞入黑影的体内,顿时黑影身上的黑气大盛,同时内殿上空,那最后两道防御屏障的力量亦在不断增强。

  「来者何人?为何袭扰本座?」煞罗朝天发问。

  「我乃寒月宫第五任宫主,冷凝月。」袅袅仙音清冷圣洁,悠悠入耳似天籁般动听,令人听后宛若身在云端。

  「寒月宫!还当真是冤家路窄啊。」可煞罗却无心欣赏这袅袅仙音,而是咬牙切齿道。

  没想到来人竟是寒月宫的现任宫主,煞罗心知今日定是难以善了,想起百年前那一剑之仇,当即怒意难抑。

  「煞罗,百年前你肆意荼毒苍生,残害中原武林,致使生灵涂炭。当年师祖守正除魔,被你侥幸逃脱,得以苟活百年已属万幸。若你一直蛰伏不出,我亦不愿多管,只是今日你伤我徒儿,却是逼我出手为武林除害。」「哼!寒月宫的贱人,你当本座是吃素的吗?那便看看今日鹿死谁手!」煞罗一声怒吼,内殿上空的防御屏障骤然消失,他将真气全力灌输于魔刀之上,顿时魔刀气势暴涨。随即煞罗双臂一挥,一道巨大的刀光,朝着天上的云剑攻袭而去。同时魔刀亦脱手而出,紧着随刀光之后,一同疾冲而上。

  一声巨响之后,刀光划过剑尖,强大的攻击力,令千丈云剑出现了一丝溃散,原本尖锐而锋芒的剑尖已然被击溃了一截。

  在刀光之后,却仍有一柄不断壮大的魔刀,紧随而至,比之先前刀光的攻势犹要强盛数倍。

  当锋利的刀尖撞上云剑后,云剑连连溃散,不多时,千丈云剑便被击溃过半,剑势骤减。

  煞罗见自己终于占得上风,当即信心大增,便想要一鼓作气,一举挫败冷凝月。

  正在下方观战的沐然与陆平见状,皆暗暗心忧,若是连寒月宫宫主都不敌这魔头,那世间便无人可敌了,他们也将必死无疑。而沐然则更担心师父的安危,可惜他俩此刻已然内力耗尽,且又身受重伤,固然有心相助,却已无力而为。

  就在二人满心忧虑之际,忽然听见天上传来道道仙音,片刻之后,只觉天地之间充满着浩然圣洁之气。

  「寒月之诀、覆映吾身、浩然圣气、邪魔亡魂……」话音刚落,自云层中涌现出一道青色的光芒,朝着残缺的云剑盘旋而去,只见方才还是破败不堪的云剑,瞬息之间便凝聚成型,随即一柄完整的千丈云剑重新呈现,且剑身覆盖着一层青流之气,青光万丈,浩瀚剑气,势不可挡。

  这是煞罗第二次感受到深深的危机,前一次已是百年之前,没承想今日会再一次面临生死困境。

  千丈云剑的气势愈发强劲,而魔刀开始不断败退,煞罗几乎耗尽了百年来储存于魔珠中的内力,却仍是无力扭转颓势。

  魔刀剧烈颤抖,黑影逐渐溃散,刀剑相持了一刻钟后,轰然一声巨响,在万丈高空中,云剑与魔刀一同溃散于无形。

  当刀剑消散之际,一道白色剑光冲出云层,直袭黑影。

  黑影被剑光击中后,顿时惨叫连连,几息之后黑影消散,只余一颗黑色的魔珠朝着地面坠落而下。

  而剑光在穿过黑影后,落在内殿之中插于地面,这一柄通体晶莹如玉的长剑,看似平平无奇,却令煞罗身形溃散。

  「师父!」沐然臻首轻抬,双眸含泪,凝望着那道缓缓降落的美丽身影。

  陆平顺着沐然的目光抬头仰望,只觉心神一阵激荡,这九天玄女般的美丽女子,竟是沐然的师父?

  陆平一直以为沐然的师父是位隐世高人、武林前辈,至少也应该是中年女子,却不想寒月宫的宫主看上去如此年轻美丽,方才只闻其声便令人心驰神往,此刻一见仙姿玉容更是惊为天人。

  只见冷凝月一袭白衣如雪飘然而至,降落在沐然身旁,一条细带紧束于腰间,更显曼妙身姿,宛若画中仙子,肤如凝脂,容貌绝丽,不可逼视。清雅高华圣洁的气质,令人为之所摄,却又不敢心生亵渎。

  陆平一时之间竟是看的失神,差点便在两位仙子面前失态,好在此时一道凄厉的声音传来,将他惊醒。

  「啊啊啊!!!寒月宫的贱人,本座要与你同归于尽!!」黑影身形被击散后,煞罗的元神再次遭受重创,重新躲入魔珠之中,他耗费了百年光阴,好不容易恢复了三四成的伤势,如今又被寒月宫的贱人打回原形,他深感绝望,便想与冷凝月同归于尽。

  只见魔珠开始不断膨胀,漆黑的表面出现了道道裂痕。

  「不好!元神自爆。雪儿,你们速速退开。」

  话音未落,冷凝月掌心一推,顿时一股柔和的力量将沐然、陆平与蓝姬三人推送至远处。

  与此同时,黑色的魔珠朝着冷凝月疾飞而来,誓要与冷凝月同归于尽。

  冷凝月立刻催动寒月诀内功,瞬间结成一道球形的真气屏障,将魔珠困于球形屏障之中。元神自爆非同小可,为了安全起见,冷凝月在第一道屏障外,又一连布下数道真气屏障。

  此刻的魔珠已然膨胀到极限,表面遍布的裂纹触目惊心。

  「哈哈哈!!!一起死吧!!」

  终于在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中,煞罗的元神自爆了,恐怖的震动感,就连躲在远处的沐然三人,也感到震耳欲聋、头昏目眩,体内被震至翻江倒海,浑身气血逆流……

  冷凝月布下的数道真气屏障皆被震碎,只余最后一道屏障脆弱地坚守住着最后的防线,但屏障之上已是遍布裂痕,随时都可能破碎,好在元神自爆的余波在逐渐衰弱。

  「噗……」

  许久之后,自爆的余波完全消散,冷凝月终于松了一口气,却感到丹田阵阵剧痛,顿时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液,脸色亦瞬间苍白,似乎受伤不轻。

  「师父!」

  沐然已恢复了少许内力,她见冷凝月受伤,当即心头一紧,轻身一跃朝着冷凝月飞去。

  「雪儿无须忧虑,为师并无大碍,休养几日便可恢复。」冷凝月浅浅一笑道。

  虽然冷凝月轻描淡写表示伤势无碍,但沐然观其嘴角流出的血迹,以及苍白的脸色,便断定师父受伤不轻,只不过是刻意淡化伤势,安慰于她罢了。

  「师父,徒儿鲁莽复仇,还连累您受伤……」沐然此刻就像个犯了错的小女孩,低着脑袋认错。随即又想到什么,不解地问道:「师父,您是如何知晓,徒儿身陷困境的?」

  冷凝月玉臂轻抬,那柄插于地面的长剑,立刻回到手中,随即说道:「这剑名曰:寒月剑,乃是百年前师祖飞升之际所留,剑上含有一丝仙元之力,一旦煞罗出现异动,它便能有所感知。今日寒月剑似有所感,且反应强烈,我料定魔头已然现世,又想到雪儿下山许久,为师心有所虑,便随着寒月剑的感应寻来,好在为师及时赶到……」

  陆平原想跟随沐然之后一同去见见冷凝月,却在余光扫视中,发现不远处有颗黑色的珠子,他捡起珠子定睛一看,心下暗惊: 「这……这不是那颗魔珠吗?

  难道煞罗没死?……要不要交给沐然的师父?』陆平心中犹豫着,当黑色的珠子握于手心,仍能感受到真气的涌动……他思虑之后,心中一定,决定带回盟主府好好研究一番,当即便将魔珠收藏了起来,然后朝着沐然那边快步走去。

  「晚辈陆平,见过前辈,多谢前辈救命之恩。」陆平朝着冷凝月,庄重地抱拳行礼。

  「师父,这位是盟主府的陆公子,陆公子他为人正直,徒儿曾多次承蒙陆公子相救,此次更是不惜涉险助徒儿除魔……」沐然滔滔不绝的夸赞起陆平。

  「陆少侠无需多礼。」冷凝月淡淡一笑,并未多言。

  陆平却仍是微垂着脑袋,他不敢直视眼前的仙子,担心多看一眼便会使自己陷入痴迷,而导致在仙子面前失态。且冷凝月的身上总有一股高华圣洁之气,令人不敢逼视。

  「此番魔头已灭,前辈有伤在身,不易长途奔波,而寒月宫离此地甚远,晚辈斗胆邀请前辈与沐然姑娘一同前往盟主府小住几日,府中尚有些疗伤良药,晚辈正好借此机会,以报前辈的救命之恩。」

  「师父,陆公子所言有理,您有伤在身,不如我们先去盟主府休养一阵子吧?」沐然随即应和道。

  冷凝月本欲拒绝陆平的邀请,她向来喜欢清静,不喜被人打搅,但观二人的神态,心中顿时了然,她的好徒儿莫不是已与眼前的男子互生情愫了。只是令她不解的是,那个十年来令沐然一直心心念念的韩萧,又是怎么回事?只是此刻有陆平在,她亦不便多问。

  冷凝月沉思良久后,终是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  三人带着仍处于昏迷中的蓝姬,一同返回了盟主府……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爽爽的操了淫荡的她一年 下一篇:傀儡与白蛇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